一、關於前美樂

日治時期至光復初期之「美樂唱片」,(七十八轉留聲機唱片),據留聲機唱片收藏與研究專家李坤城先生統計「前美樂」共出版了五十幾張客家唱片。據筆者考證,該公司負責人為胡金寶 先生,豐源閩籍人士,與二伯頗有交情,約民國四十六年歇業,民國四十八年二伯與家父沿用「美樂」商號迄民國六十二年。胡金寶先生則約於民國五十八年移民新加坡,若今尚健在應有九十歲矣!

 

二、關於「美樂」商號之由來

「美樂」一詞之由來今已難以考證,然而漢文與日文都無此名詞,研判應是由英文「MELODY」(旋律)音譯而來,並成為日本的「外來語」之「ф①─э」,以時代背景推論,胡金寶先生自幼接受日本教育,其又將此日本「外來語」音譯為漢文「美樂」。

 

三、「國際唱片行 」與「美樂唱片公司」興衰史

民國三十九年筆者家於苗栗鎮中正路711號租屋開設「國際照相館」,由二伯與家父共同經營,家父是一位公務人員,下班後則負責部份相片之沖洗工作,雖然經常熬夜趕工,但所有收入也僅能讓一家十六口人溫飽以及支付房租而已,難有出頭之日,於是家父與祖父母及二伯商議,將店面的另一邊用於出售唱片,以增加收入,此建議並得到大家的贊同,於是在民國四十年間二伯與家父兄弟倆前往台北市中華 路,全省唱片的集散地,找到了最具規模的「麗歌唱片公司」批發唱片,因此「國際唱片」行成為苗栗縣第一家唱片行,當時所出售的唱片全都是每分鐘七十八轉的留聲機唱片,以當時的時代背景而言,店裡的唱片日本歌曲約佔八成,另外二成則為客家唱片,到了大約民國四十四年以後,每分鐘三十三又三分之一轉的「密紋」十吋唱片已日漸普及並使用於客家唱片,此新款客家唱片的唱片公司有五洲、百合等。

根據家父描述,當時遷居中、南與東部的客家鄉親,每年農曆正月十六都會回苗栗掃墓,並且常來店裡購買客家唱片,然而出版商卻全都是外縣市閩籍人士,由於演唱客家民謠一定要「四縣腔」演淐,拜「四縣話」之賜,苗栗成了客家民謠的中心,竟然連家唱片公司都沒有,實在令人汗顏,二伯與家父有鑑於此,遂於民國四十八年創立了「美樂唱片公司」,草創初期雖資金拮据,但卻有八年銷售客家唱片的經驗與信用,同時二伯還深諳客家傳統音樂,初期「美樂唱片公司」並無錄音室,而是借用中廣苗栗電台的錄音室錄音,最初灌錄的一批唱片包括了一代奇人蘇萬松所演唱的「蘇萬松傑作集」、「大舜耕田」民國四十九年還灌錄了「勸孝歌」,翌年蘇萬松先生即作古,此外民國五十年還錄下了「六歲天才『老生』陳榮興所演唱之北管『金星記』,(陳榮興即鄭榮興校長,早年從祖父姓),此等首批唱片非但珍貴也十分暢銷,因此二伯與家父信心大增,此後更將每屆全省客家民謠比賽冠亞軍尖頂的歌手邀請來「美樂」灌錄唱片。

數年後二伯與家父分家,二伯並買下了苗栗鎮中正路644號近百坪的店面,由於筆者深得伯父、伯母及堂哥、堂姊的寵愛,因此幾乎天天都前往報到,因此對客家唱片之運作亦知之甚詳,此時二伯為集中心力經營唱片公司與唱片行,因此將相館生意結束,此時也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合格的錄音室,由於二伯對客家民謠的推廣十分狂熱,只要是頂尖高手無論盈虧總是大量灌錄,隨著大家經濟的改善,後來這些唱片也深入到一般家庭,到了民國五十八年以後並推出了十二吋的唱片。

總的來說,唱片公司與唱片行雖然賺賺賠賠,但虧損還是有限,二伯雖自奉儉樸,但是另一項可觀而又不可避免的成本卻是難以預估,由於二伯為人太過豪爽,又因從事唱片生意而結識全省的同好,因此將許多寶貴的時間用於無謂應酬,這還不打緊,甚至有些朋友先是對二伯恭維一番,然後不是想借錢就是要求擔保,但是二伯卻少有拒絕,民國六十二年終致變賣位於鬧區近百坪的店面,至於「美樂唱片公司」與「國際唱片行」也隨之結束營業,同時十二月二伯僅以五十七歲走完不凡的一生,也留下了未了的心願。

民國六十三年二伯母另申請「美樂唱片行」的商號將數量龐大的存貨批發、零售,直到民國七十年才結束營業。

正因為有二伯的狂熱與犧牲奉獻才能記錄下如此道地與豐富的客家有聲資料,堪稱空前絕後,同時也是留給後世子孫最珍貴的文化資產。

在我們家族中只有筆者一人對客家傳統音樂有著濃厚的興趣,因此當年二伯臥病在床知道來日無多時,曾多次交代筆者日後務必要完成其未了的心願,為了讓二伯走得安心,當時尚就讀高中的筆者竟然含淚承諾了。雖然迄今已事隔三十多年,但心中卻時刻惦記此事,拜現代科技之賜─「成立網站」此願望將得以實現。並感謝行政院客委會的贊助,以及各個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的鼎力相助,筆者正一步一步實現二伯未了的心願。

 

四、「苗栗縣客家民謠研進會」的創立與貢獻

民國五十一年距「二二八事件」已事隔了十五年,雖然還是戒嚴時期,但肅殺之氣已明顯緩和,於是地方上的士坤與藝文界等人士創立了一個名為「苗栗縣客家民謠研進會」,本會旨在推廣與發揚客家民謠。是由裕國 合板公司董事長饒見祥先生擔任會長,並捐資兩萬元,南美行貿易公司董事長謝金俊先生捐資一萬元,此外地方上的藝文界人士諸如中廣電台台長江平成先生,(當時為收音機時代),大詩人賴江質先生,中原雜誌社社長謝樹新先生,至於二伯既是藝文界人士也是出版商,同時亦是本會的發起人之一。

本會於民國五十一年成立,於當年中秋節隨即舉辦了「第一屆全省客家民謠比賽」,由於江平成台長的鼎力協助與宣傳下,而熱鬧非凡成了地方上一大盛事,隔年於民國五十三年中秋節再次舉辦客家民謠比賽,因為有了第一次的基礎,因此規模更為盛大,可謂空前絕後。

此後每年或隔年本會都舉辦山歌比賽,民國五十八年本會受日本僑胞邀請而組團赴日宣慰僑胞並得到熱烈的歡迎(當時一般民眾幾乎沒有機會出國)。民國五十九年中廣苗栗電台台長江平成先生因榮升他調,民國六十二年冬二伯過世,翌年會長饒見祥先生亦作古,至此本會才解散。

「苗栗縣客家民謠研進會」陪著鄉親走過貧困且欠缺娛樂的五○年代,同時也對客家民謠的保存傳承與發揚做出巨大的貢獻。

 

五、蘇萬松先生傳奇

蘇萬松先生原籍苗栗縣西湖鄉蘇屋人,早年以跑江湖賣蛔蟲藥維生,(當時蛔蟲、寄生蟲十分盛行,特別是兒童),後遷居大甲,大約於民國三十五年購屋於苗栗鎮中正路793號(媽祖廟對面),開設布店,由於距我們「國際」唱片行僅二百公尺之遙,因此自民國四十四年至民國五十年筆者常跟隨長輩前往蘇萬松先生家作客。

蘇萬松先生早年以其自創之「萬松調」並以小提琴自拉自唱,一曲走天下,由於當時教育並不普及,且資訊閉塞,民眾亦缺乏娛樂,因此其所到之處都會吸引大批的人潮,民眾也從其演唱中得知或學到歷史故事與做人做事的道理。

蘇萬松先生自從開設布店成為地方士紳後,於宴會中常被邀請演唱,他幾乎都加以推辭,但卻有一例外,那就是當其喝酒到七、八分醉後才肯演唱。

「美樂唱片公司」創立後,前三張所灌錄的唱片即是蘇萬松先生所演唱,第一張是「蘇萬松傑作集」、第二張是「大舜耕田」、第三張則是於民國四十九年灌錄的「勸孝歌」,翌年民國五十年蘇萬松先生即作古。

老一輩的鄉親都知道,蘇萬松先生與苗栗鎮長何毓文先生同一日出殯,當時乞丐為數不少,依當時習俗,乞丐以「小三牲」、「路祭」富豪人家的出殯隊伍,即可得一些金錢,然而蘇萬松先生卻比何毓文先生早出殯,以致乞丐祭錯了對象。

 

六、留聲機的「附加功能」

大約七十年前(約民國二十初年),鄉下「員外」級的客家鄉親已陸續購買「留聲機」,當時苗栗縣出礦坑山區仍住著眾多的客家鄉親,主人在「大禾埕」(晒穀場)興奮的秀著剛買回來的「留聲機」,村民莫不爭相走告而吸引了眾多的觀眾並大開眼界。

由於「留聲機」喇叭的頸部十分脆弱,稍微碰撞就可能斷裂,但偏偏幼童卻又是如此接近,於是主人靈機一動說道:「小朋友不可如此靠近『留聲機』因為裡面的人唱累了會吐口水,若太過接近將會被口水噴到…」,於是小朋友才與「留聲機」保持安全距離。

 

七、謀生利器

「國際唱片行」開設於民國四十年,當時所出售的唱片全都是每分鐘七十八轉的留聲機唱片,而店裡所使用的「拾音臂」為「電氣聲蓄音機拾音臂」其輸出是微弱的電氣信號,因狀似眼鏡蛇而暱稱為「蛇頭」,(如本網站相片所示)。

至於「擴大機」,既想省錢又要有優異的性能,由於早年家父就讀於日本兵器學校而深諳機電,於是家父想到了一個好法子,那就是向電影院購買報廢「擴大機」,再加以翻修而成為謀生利器。

當時一般中、上收入者所使用的幾乎都是不需電源的一般留聲機,將其上緊發條驅動轉盤後,再由唱針連接鋁鉑片發聲。「電氣蓄音機唱盤」因價格昂貴所以少有人使用,它是使用電力驅動轉盤,再由「蛇頭」將聲音轉變電氣信號接到「擴大機」放大。

當時只有大地主或富豪人家、醫師以及專業用途才會購買中低價位的「電氣蓄音機唱盤」而「國際唱片行」則採用當時最高級的機種,因此高、低音效果十分好,以致常有顧客抱怨在店裡聽音質優美,拿回家以留聲機播放,音質卻有天壤之別。

據長者描述,當年全台進口幾支日本VICTOR(勝利牌)「電氣拾音臂」寥寥可數。如今經過了五十多年,能保存迄今的也許更少之又少。

一般人也許難以理解,一支「拾音臂」竟能養活全家十六口,事隔半個多世紀後的今天,筆者特別從各個不同的角度拍攝我們的「傳家之寶」與鄉親分饗。

 

八、國寶當垃圾

「國際唱片行」開設於民國四十年,(位於苗栗市中正路711號)當時所出售的唱片全都是每分鐘七十八轉的留聲機唱片,直到約民國四十六、七年以後,每分鐘三十三又三分之一轉的唱片技術才引進台灣並且日漸普遍用於客家唱片,新舊型「拾音臂」比較,新型重量僅是舊型的二十分之一,且容量提高五倍。

因此留下約兩千張的留聲機唱片貨底,年復一年,由於難以出售,於是成了「准垃圾」,為節省空間而疊了約七、八疊,其高度比筆者還高,(當時筆者還念幼稚園)。後來幾乎乏人問津,因十分佔地方,終於在民國五十一年間當垃圾丟棄,其中還包括許多於一九一四年台灣最早一批發行的客家唱片,只留下少數的漏網之魚,今卻成了傳家之寶。

如今想來令人萬分惋惜,但話又說回來,當時因租別人房子,且店面不大,全家十六口人能糊口已是不簡單了,那來心思保存這些過時的老古董呢!

 

九、漫談唱片工廠

約民國四十年至民國七十年間,幾乎所有的唱片工廠都集中在三重、五股一帶。提到工廠,一般人總會聯想到機械化、自動化、電腦化,然而當年的唱片工廠卻是「純手工打造」,不但廠房簡陋,有四、五個人工作的工廠已算是大工廠了。

首次是壓唱片,先以煤炭升火,將固定座與下方母版加熱,再加上適量的膠料,唱片兩面之壓片一次即完成,第二位則將唱片置於轉盤上快速轉動刮除周邊疤粒,第三位則是負責貼標箋與置入唱片包裝袋,如此即完成。

由於廠內溫度高,一般除了冬季之外,幾乎都是打赤膊,且偶一搔癢經常臉上是又黑又髒,令人菀爾。

 

十、記憶中的「美樂」錄音室

「美樂唱片公司」創辦之初並無屬於自己的錄音室,在中廣苗栗台台長江平成先生的鼎力協助下,借用電台的錄音室,直到數年之後才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錄音室,面積有十坪大,就以當時的標準而言,已遠超過一般的標準了。

雖事隔三、四十年了,我依然印象深刻,當時演唱者無論男女老少衣著都樸質無華,但卻十分整潔,也幾乎未曾見過濃袸A抹的女士,如今想來也別有一種樸質的美感。

當時的錄音全都採用單軌且無ECHO(迴音)演唱全憑歌者的真工夫。

由於當時的孩童多半是打赤腳的,有一次我提起腳跟對著麥克想模仿歌者錄音,不料碰觸到麥克風竟然感電,加上打赤腳,因此被「電」的尤其厲害,從此我視麥克風為「可怕的設備」,敬而遠之。

 

十一、「美樂唱片」資料的可貴之處

「美樂唱片公司」是一家專業出版客家唱片的出版商,自民國四十八年起迄民國六十二年為止,總共出版了三百多張唱片,此外尚有四、五十張灌錄好卻又因故未發行之唱片。美樂唱片有系統的記錄下早期道地而又純正的客家傳統音樂,同時在出版量方面也是全國之冠。

由於客家民謠必須以「四縣腔」來演唱,因此苗栗佔了此優勢而成為全省客家民謠的中心。

自民國五十一年起每年或隔年,「苗栗縣客家民謠研進會」都會與中廣苗栗電台聯 合舉辦「全省客家民謠比賽」,而篩選出冠亞軍的歌手,而這些頂尖高手幾乎都會應邀來「美樂唱片公司」灌錄唱片。此外當年頗負盛名的傳奇性人物也會應邀前來灌錄唱片,但由於當時物資缺乏,因此終其一生往往僅留給世人三、兩張唱片而已。

由於二伯既是客家籍而且本身就是客家傳統音樂的專家,因此諸如演唱者之挑選唱片之命名、歌詞編作、後製作剪接等都做得十分完美。

事隔近半個世紀後的今天,這批有聲資料成了最珍貴的客家文化資產,且肩負著客家傳統音樂之保存、傳承與發揚的重責大任。

 

十二、「美樂唱片」的遺珠之憾

「美樂唱片」雖然網羅了當代頂尖歌手與演奏家的精湛演出,但還是不免有遺珠之憾。

大約從民國五十年起,每分鐘三十三又三分之一轉的十吋黑膠的唱片已開始日漸普遍使用客家唱片,新型唱片之有聲資料容量是舊型的五倍而且音質優美。

於民國五十年初,剛開始「八音團」莫不十分樂意的灌錄唱片,然而不到幾年光景竟嘗到苦果,原因是於年節喜慶以電唱機播放「八音」、「北管」唱片既省錢又方便,「八音團」到錄音室所得之代價雖遠高於一般外出演奏,但卻大幅減少了外出演奏的機會而懊悔不已。

當時全省最富盛名的嗩吶大師陳慶松先生於「美樂唱片公司」共灌錄了近二十曲(面)唱片,因此記錄了珍貴而又絕妙的「八音」、「北管」曲子,基於先前所提的因素,因此陳大師留了一手,而未將最拿手的「八音」演奏曲「鵝公噭鵝姆」灌錄成唱片,任憑二伯如何與其交涉卻都徒勞無功,最後終成絕響,儘管事隔四十多年後的今天,二伯母已八十高齡矣!提及此事,仍念念不忘臉上難掩無限的惋惜與遺憾!

 

十三、精彩難忘的台上奇觀

民國六十年中秋節,一如往例「苗栗縣客家民謠研進會」與中廣苗栗電台合辦全省客家民謠比賽,會場依舊是苗栗縣運動場,(原址為今之國立苗商)司令台則與電台相通。

當時筆者雖然才十八歲,但個子卻已十分高大,在唱片行店裡,大詩人賴江質先生剛好來訪,竟邀我前去會場台上幫忙,起初筆者還有些猶疑,但在二伯與家父的鼓勵下還是鼓足勇氣前往。

當時山區仍然住著為數眾多的客家鄉親,參賽者大半是山區民眾,本屆初賽即多達兩百多人,依往例參加獎還是毛巾一條,當時大家並不富裕,因此參加獎頗具吸引力也很實用。

大詩人賴江質先生也兼任比賽大會評審,其始終將手掌置於耳際聆聽演唱者之歌詞,筆者往台下一望,至少也有三幾千名的觀眾,聽得是如痴如醉時而歡聲雷動,而演唱者多半將手置於後面,再仔細一看竟然有半數的參賽者,因怯場以致雙手不停的顫抖,甚至有少數人因過度緊張竟唱得荒腔走板或連歌詞都忘了,筆者頓時覺得安心多了,因為怯場的並不僅我一人而已!

 

十四、近代客家傳統音樂的兩個鼎盛時期

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 台灣光復,日治時期因受到「皇民化運動」的影響,以致傳統音樂與許多民俗活動長期受到限制或禁止,終戰後終於掙脫了一切束縛,在一片狂歡的氣氛下,諸如客家傳統歌謠戲劇、大拜拜、乩童作法等無不競相熱烈演出,此乃客家傳統音樂第一波的鼎盛時期。

然而好景不長,歷經戰火與貧困的台灣民眾,享受太平的日子僅短短的十五個月,卻爆發了「二二八事件」以致全省社會秩序大亂,一個月後陳儀政府宣佈戒嚴令,頓時全省風聲鶴唳籠罩在一片肅殺氣氛中,接著是一連六年的「清鄉運動」,白色恐佈的陰影久久揮之不去,於此期間也許只有在深山曠野中才敢高唱山歌吧!

直到「二二八事件」發生十五年後,恐佈的氣氛依然存在,但大致上已得到緩解,於民國五十一年苗栗地方上的多位士紳與藝文界人士成立了「苗栗縣客家民謠研進會」,並於同年中秋夜以「復興中華 文化」之名與中廣苗栗電台合辦「第一次全省客家民謠比賽大會」演唱二首其中一首為指定歌詞,(請見本網站相片資料),時至今日再回顧這些歌詞卻有著濃厚的政治色彩不禁令人莞爾,也許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也唯有如此才能順利推動與發揚客家民謠吧!

到了民國五十三年中秋夜舉辦「第二次全省客家民謠比賽」,由於有了第一次的基礎以及中廣苗栗電台鼎力的支持,再加上民眾騎著腳踏車爭相走告,(當時為腳踏車時代),因此規模更為盛大觀眾逾萬人,可謂盛況空前。

此後十餘年,每年或隔年「客家民謠研進會」都會與中廣苗栗電台合作舉辦全省客家民謠比賽,加上豐富的「美樂」等唱片出版品的日漸普及,因此帶動並造就了第二波客家傳統音樂的鼎盛時期。

民國五十八年「客家民謠研進會」受日本僑胞的邀請,赴日本各大城市演出,也大幅提高了該會的士氣。

到了民國五十九年中廣苗栗電台台長江平成先生榮升他調,以及民國六十二年冬二伯去世,翌年會長饒見祥先生亦作古,因此全省客家民謠比賽規模與盛況一年不如一年。

諸如下列因素都是造成客家傳統音樂日益式微的原因民國六十初年以後,電視機已日漸普及,昔日晚飯後於「禾埕」(晒穀場)演唱山歌的情景也難得一見,由於政府「推行國語運動」成效非凡,而電視媒體所播放的幾乎全是華語歌曲與節目,台灣社會也從農業社會邁向工業社會,山區的客家鄉親幾乎都遷徙至城市,老一輩的鄉親也逐漸凋零,最終導致今日嚴重的文化斷層,甚至瀕臨失傳的危機。

 

十五、分析客家唱片市場

根據筆者的研究,自民國三十四年台灣光復迄民國七十年黑膠唱片停產為止,計有四家較具規模出版客家唱片的唱片公司,但最後的結局都不好,唯一的例外是其中一家見苗頭不對,立即改做佛經唱片,也許是在佛祖的庇佑下才得以全身而退。

依筆者調查自光復後迄今,客家傳統音樂無論是出版唱片、卡帶、CD等,市場始終都不樂觀,究其原因不外下列幾點,客家族群較少,早年大家普遍貧窮,客家族群的民族性格外節儉,(特別是年長的客家人),客家傳統音樂雖是當時的主流音樂但市場卻十分有限。時至今日雖然大家變得富裕了,且客家新生代也較敢花錢,然而懂得欣賞客家民謠、「八音」、「北管」的客家鄉親卻已凋零大半,如今只有八十歲以上的老者才可能去購買,此外尚有研習班的學員以及學術研究單位也可能購買,如此小的市場出版商一年下來又能做多少生意呢?

筆者曾經聽長輩與筆者講了一則故事,於民國五十初年,打零工一天的工資是十五元,一張唱片也是十五元,一碗陽春麵則是二元,(上有兩片極薄的豬肉),山區有位客家鄉親挑著山產上街販賣,回家時已近中午時分路經一家麵攤聞到陣陣飄來的香味,這位鄉親在一旁駐足良久,反複的在考慮是否吃上一碗陽春麵,最後實在禁不住誘人的香味,終於下了最大的決心吃它一碗。此真實的故事並非特例,而是普遍存在當時於一般客家鄉親之間。試想若與如此節儉的民族做生意,將會是多麼艱辛與不易,這也難怪客家唱片的出版商各個不死也傷。

因此雖然筆者投下鉅資購買版權與設備,著手整理客家老唱片已十年矣,但卻從未考慮過做任何商業營利行為,僅偶爾承接政府相關部門的計劃案,也不知如此能否「逃過一劫」!

 

十六、本網站每筆資料「片頭混音」之必要性

諸如前段所述,客家傳統音樂的市場從來都不樂觀,然而卻有一例外,那就是特別珍稀的唱片,卻有厚利可圖,例如本網站所精選的曲目。

台灣盜版之風舉世聞名,筆者歷盡千辛萬苦才整理出來的資料,盜版者卻不費吹灰之力即可輕鬆取得,要不了多久夜市甚至唱片行就「上市」了。

雖然一般網站所播放之歌曲都是選段播出,然而,為傳承與發揚客家傳統音樂,本網站卻儘可能全曲播出,在既要防範盜版又要全曲播出的矛盾下,可能唯有「片頭混音」才能達到雙贏的目的。

因此至盼大家能體諒這點並多加包涵。

 

十七、難忘的甜蜜時光

民國六十年,筆者已就讀高中,由於長久以來對客家傳統音樂興趣濃厚,且學校音樂課也教授,因此能唱上幾首。

當時祖母已七十五歲高齡,在她童年同齡的女性幾乎沒接受任何教育,因此祖母只聽得懂客家民謠,每當我唱給她聽時,她莫不開心得不得了,雖然迄今已三十三年之久矣,筆者腦海中還會浮現祖母慈祥與發自內心開心的笑容。

各位鄉親您府上可有八、九十歲的老者呢?提醒您不妨播放本網站之客家傳統音樂予其欣賞,日後想必您也會有如同筆者一樣甜蜜的回憶。